我在現場
  錢報記者連線在巴黎華人雲帆,他說——
  我也喊響
  “我是沙爾利”
  快到年末了,在法國國家科學院東亞文化研究所讀博士的華人學生雲帆身上還壓著3大篇論文要做,一向不愛管事的他在YOUTUBE上看了法國雜誌社遇襲的視頻後,非常震驚和氣憤。“實在太憤怒了,我看了視頻後決定要去參加游行,哀悼遇難者,譴責恐怖行為。”
  7日上午,法國發生了震驚全世界雜誌社遇襲事件,導致包括周刊主編在內的12人死亡。中國駐法大使館7日發出緊急通知,發動襲擊的武裝分子逃往93省,提醒在93省附近做生意的中國同胞註意安全。
  當天晚上7點,雲帆還是決定和同學一起去參加游行活動。他們本來打算坐地鐵到共和廣場站,但是這個地鐵站由於游行隊伍太龐大,已經被封鎖了。雲帆他們在前一個車站下了車,步行前往。
  “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有快2萬人在那裡聚集了。當時是晚上7點半了。游行隊伍很壯觀,有的人準備了標語牌,沒有準備標語牌的就不斷揮舞著筆。這個筆是沒有戴筆帽的,意思就是代表言論自由。還有許多游行的人帶了蠟燭。”
  雲帆說,現場的人情緒都很激動。我跟著集會的人大喊口號:“我是沙爾利”、“對恐怖暴行說不”等等。很多人站在雕像上,他們大喊著,下麵的人跟著大喊,現場很多人還一度唱了馬賽曲。
  參加這次游行,雲帆心裡還是有點不安。“我覺得很危險,但想到有這麼多人在一起,也就沒有這麼害怕了。”
  作為一名華人,為什麼要去參加法國人的游行呢?雲帆說,這絕不單單是法國人的事,這是全人類的事。恐怖襲擊不僅僅發生在法國,它的魔爪正在威脅著全世界。
  除了游行外,在雲帆看來,巴黎生活看上去基本正常。他說:“生活在繼續。大家都正常工作,就像沒有發生事情一樣。”有人對他說:“如果因為這個影響正常工作,就是對恐怖主義的妥協。”
  雲帆第二天依然去研究所上班。他發現進研究所時,門衛開始很仔細地檢查證件了。這或許是巴黎進入警戒狀態的端倪。他與教授聊起了他游行的事。他拍攝的照片也在同事之間傳閱。
  他看新聞瞭解道,如今地鐵里和火車的屏幕上都已打出了“我是沙爾利”的標語。
  說起這本《沙爾利周刊》,雲帆說,這是本非常好看的漫畫周刊。在他剛學法語的時候,幾乎每本都會看。“這本周刊主要都是諷刺漫畫,幾乎什麼事都會被諷刺,而百姓很喜歡讀。”
  錢報記者昨天聯繫上《法國華人街報》副社長葉福慶。他說,大多數巴黎華人面對這件事時第一反應就是震驚。他說,大家並不恐慌,因為巴黎的華人遇見被偷被搶這些事挺多,只是他們特別震驚於這次居然是恐怖槍擊事件。
  在巴黎支付寶國際部工作的詹成潔說,巴黎的槍擊案帶給她很多恐慌。“7日是法國的冬季打折季的第一天。但是大家都不敢去血拼了。”詹成潔在手機微信上發了一個苦苦的笑臉過來。
  (感謝海歸協會法蘭西論壇支持)
  本報記者 韓兢
  (原標題:我也喊響“我是沙爾利”)
創作者介紹

住宅裝潢

na50nafvc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